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为什么托盘流通在中国一直难以实现?这三座大山是根本

2018-1-16 17:51| 发布者: 咿吖哟| 查看: 170| 评论: 0

简介:作者 | 廖文明(微信ID:suoyiliao) 来源 | 物流沙龙前不久看见我们的合作伙伴大恩物流推出了全新的海报,上面写道:一家不用搬货的物流公司,内心万般欣喜,加之中交协托盘与单元化物流分会成立伊始,邀请我为其即 ...

作者 | 廖文明(微信ID:suoyiliao)  

来源 | 物流沙龙


前不久看见我们的合作伙伴大恩物流推出了全新的海报,上面写道:一家不用搬货的物流公司,内心万般欣喜,加之中交协托盘与单元化物流分会成立伊始,邀请我为其即将编著的《中国单元化物流全书》辑稿,我诚惶诚恐之余,决意写下此文。


一、追本溯源:它不只是一个咬文嚼字的概念


“单元化物流”这一概念起源于学术界,据说是由一个叫王凯的物流硕士研究生在其毕业论文中首次提出,2013年我国物流学术界泰斗吴清一老师陆续发表“单元化物流”主题的系列论文,系统性阐述了单元化物流的基本理论。


 “单元化物流”在国内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也属于一个尚未开发的“处女”领域,它应该属于新经济时代的产物,不是人为刻意制造出来忽悠大众的概念。就如同“互联网+”这个概念,几年前几乎无人知晓,但伴随互联网技术发展和互联网手段向经济社会各领域、各行业的渗透,它几乎变成了一种全民共识


所有能成为共识的东西,几乎有它天然的使命和意义,不同的是,“互联网+”几乎包罗万象,涉及各行各业,很难找到一种具体化的应用场景,所以,它终究只是一个概念,属于阶段性的国家记忆或大众记忆,而“单元化物流”是对物流场景的具象化描述,它有可能成为一种实践中的物流形态,它也有可能像“快递”、“电商”这个词汇一样,成为老百姓的“口头禅”,同时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以上说了这么多,如果你还不知道单元化物流是什么,我不怪你,因为我还没有给出具体定义和描述,其实我讨厌定义,只因为我是实践者,不是学者。假如非要描述的话,我会这么说:把你的货物放入一个比集装箱、比货车还要小的集装容器里(比如托盘、比如周转箱等),并始终保持这种归一化的状态,不拆箱、不倒板,经历从始发地到目的地的全过程,这种全程一体化的物流生产作业方式就是单元化物流。在不久的将来,通过这种物流作业方式提供给你的物流服务,就是单元化物流服务,就如同现如今的快递服务一样。


二、认清现状:中国只有一群托盘人在玩弄单元化物流


每一个实践领域都有其特定的玩家,比如说到电视,就是创维、长虹、TCL、康佳等;说到电商,就是阿里巴巴、京东等;说到快递,就是顺丰、三通一达等;说到快运,就是德邦、安能、百世等;说到公路货运,就是专线、小三方;说到单元化物流,有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去看围绕这个主题聚到一起开会讨论的是谁,就目前而言,毫无疑问,是托盘人


托盘人?这是一个什么群体?似乎没有人专门去描述过。当我们去描述物流行业时,官方所说有10万亿的市场体量,5000万物流从业者,数百万家企业,产值过百亿的企业也不少,很显然,这是一个大行业,被广泛议论,路人皆知。


而托盘行业呢,说是有3万来家企业,有多少从业者,不知道,多少产值,非官方统计说是有千来亿,而实际上呢,10亿级别的托盘企业在国内还真找不出来


托盘行业属于一个相对小众化的行业,以小规模的制造商、小的贸易商和二手托盘业者为主,缺乏真正意义的大型生产商,也没有大的服务商或平台商,托盘行业也属于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托盘人多为70后、60后和50后,80后、90后鲜有,他们伴随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运行、工业制造产业的发展而专业分工出来的一批人,最初始主要服务于工厂,90年代以后,中国物流行业开始兴起,直至今日物流行业发展愈发火爆,托盘人开始服务于物流人。


当托盘人遇到了物流人,这个故事就有点意思了。如果把托盘人归类,原本属于制造者范畴,不应该属于服务者,但又有人惊呼:纯制造者没有未来,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才有未来,似乎也对。


再看物流人,属于典型的服务业者,但近几年来受互联网思潮的冲击,物流人似乎一夜之间都变成了互联网人,左边一个喊出“互联网+物流”,右边一个在叫“物流平台”,中间还有一个人在说“智慧物流”,都变异了么?都不务正业么?


托盘人开始干物流人的活,物流人却干起了互联网人的活,互联网人呢?不干活?不对,互联网人已经就地解散,潜伏进入各行各业,从此不再有互联网人。在当今这个世界,如果说自己没有互联网意识的,你只会被贴上一个标签,就是“传统”,“传统”=“落后”,“落后”就会挨打。


所有不甘心挨打的、70后、60后和50后的托盘人蓄势而起、闭门聚义,说要做“单元化物流”,理应是社会经济发展之幸,属于国人之喜。


但客观而言,托盘人干的活真的不能叫单元化物流,制造一个托盘、租赁一个托盘、流通一个托盘、回收一个托盘,然后再租赁一个托盘…周而复始,实质上是在玩“托盘循环”概念,不是“物流”概念,也不是“单元化物流”概念。


未来世界只有三种人,就是生产者、物流人和消费者,不能依靠托盘人来玩物流,那真的是不务正业,所以,物流人应该觉醒,不是一味地去“互联网”国度攻城略地,而要回头看看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领地


否则,当一群托盘人抗着机器、植入芯片、下载saas软件、带着80后和90后生力军来袭之时,物流人只能哀叹:本属于自己的罗马城,却只能称别人为国王。


三、扫清障碍:托盘流通是单元化物流发展的“拦路虎”


托盘人玩“托盘循环”(或叫“托盘流通”),物流人玩“单元化物流”,这才是合理的分工和基本的定位。当且仅当标准托盘在各个领域形成广泛流通时,单元化物流的局面才能真正实现,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只要托盘广泛流通了,单元化物流形态也就自然呈现出来了。


转过来回答上一段落的问题,为什么迄今没有物流人敢去玩或者叫愿意去玩“单元化物流”,其根本原因是托盘流通在中国一直难以实现。


托盘和托盘流通属于工贸、商贸大流通背景下的基础设施,原本是做给物流人乘凉享受用的,属于国家想干、要干、能干的事情,但国家从80年代开始尝试推动,至今也郁郁不得志,几十年下来,国家有志气,却并无心力,因为国家部门受市场经济所左右,因为国内物流大环境还不能真正支持,因为物流人至今还没有想通为什么要为托盘流通买单。


国家在攻克“托盘流通”这一难关时,发现有三座“大山”阻挡在前面:标准化、回收网络和装载亏空,这三座“大山”让曾经与国家并肩战斗过的人都已然伤痕累累。


“标准化”大山:


标准化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在崇尚“以人为本”和“经济自由”的今天,标准化变得更加重要,标准化的意义在于将不同习性、不同目的的经济个体约束在一个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和行动纲领里头,让社会个体趋同,让社会经济有序。


窃以为,标准化才是自由的真正源泉,没有标准化,很难有自由,就像没有法制,很难讲民主一样。举个例子,HTTP标准的确立才导致了因特网的全球普及,才让人类变得如此自由和畅快。


在中国,托盘人不停地生产托盘,然后不停地输送给物流人,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导致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创造出数百种托盘尺寸标准,11.7亿片托盘中仅有27%才符合国家标准。


托盘人说,是物流人非要某个尺寸标准的,都是按物流人的要求做的;物流人不高兴了,说我们是根据装运对象来选择托盘的,“啤酒”装运客户需要用这个尺寸的托盘,而“牛奶”装运却需要用那个尺寸的托盘,我们也没有办法。


面对这样无休止的争论,国家也是无可奈何,于是乎只能发文强制规定,关于托盘的国家标准只有一种,就是1210,意味着托盘生产和使用都必须采用这一标准。


与此同时,国家还拿出了专项行动计划,每个城市奖励8000万-1个亿,先树立出一些标杆企业,以点带面,没想到效果还真立竿见影,全国新生产出的托盘40%是标准的,重点领域的托盘标准化率达到了65%。(数据来源:《中国托盘标准化发展监测报告(2016年)》)


“回收网络”大山:


“网络”是一个极具魅力的词,在虚拟世界里,它指的是internet,internet自上世界90年代诞生,已经将全球的人们连接在一起,建立起了无国界的关于信息自由、社交自由和商务自由的另一个世界维度。


而在现实世界里,“网络”的意义更为突出,自连锁商业体出现后,实体网络就跃然纸上,因为商品要自由通达至各个商业终端,让各个地域的消费者均能享用到同一品牌商超或制造商的商品,就必须结成“网络”。


物流的兴起让“网络”发展更加成为一种必然,物流实际上是一种基于“网络”构建下的产品流通活动,若无网络,则无物流。


中国现如今的物流已非昔日能比,但物流的网络并未被最大化利用,在共享经济大行其道的中国,物流网络并没有得到共享和共用,这是中国物流的缺陷,属于物流人的“原罪”。


托盘流通首先需要的就是回收网络,只是可怜的托盘人,一直在自己建设网络,十多年的努力,最能干的托盘人也不过才拥有几十个网点,而物流人,动则就有几千上万个网点。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浩大的工程交由托盘人来做,而不是物流人?时至今日,托盘流通在中国尚未形成,我认为怪不了托盘人,而应该责备物流人,这是物流人至今还没有捋顺想清的“混沌现象”。


“装载亏空”大山:


说到“装载亏空”这个词,通俗易懂,中国物流人都喜欢用。


去国内物流现场看看,简直叹为观止,每一辆车过来都被塞得满满的,连“牙缝”般的间隙都没有了,干这个活的物流工种叫“配载”,属于技术活。一辆车在途原本仅运行4个小时,结果装卸两端活生生等待了8个小时,不由得感概:中国装卸工人很累,中国物流司机很苦,中国式物流低效低能。


为什么要这么做?物流人说是因为成本,这里需要额外讲一个中国式物流的“悲剧”,中国物流业伴随着改革开放而起,近40年以来,国家CPI飞涨,物流成本也跟着飞涨,仓库租金涨、车辆加油涨、过路过桥涨、雇工成本涨…都涨了,只有一个没有涨,就是运费,运费没涨,那要怪生产制造业,因为他们付不起钱,因为他们压榨物流人,但反观中国制造业,其实也病得不轻,国家政府下的良药是“中国制造2025”,意思是物流人的好日子在2025年之后


所以,说中国物流人有“原罪”也好,说存在“混沌”现象也罢,需要为物流人正名的是,他们真的很不容易,他们也很无奈。


再回到“装载亏空”这个词上,因为中国物流成本负担重、利润空间低,所以就一味地追求“装载率”,却宁愿牺牲装卸效率,“装载亏空”是绝大部分物流公司的成本核算与考核体系所容忍不了的。


当托盘人拿着托盘找到物流人时,说你们就带托运输吧,不要散装散卸了,物流人瞪了托盘人一眼,说我们发一车货原本只需要1万元运费,用了你的托盘,我们得亏空20%,相当于运费贵了20%,不划算。


托盘人灵机一动,继续说服道,那就做短距离的吧,200公里以内带托运输更划算,比如原来你们一天只能发1趟车,带托运输后节省了时间,能发2趟以上,那么车辆成本降低了,算下来还能省钱。


如上对话纯属阶段性剧情,因为有些物流人逐渐发现,装卸工人老龄化厉害,招工困难,人工成本越来越高,托盘运输似乎势在必行了。我想,过不了多久物流人就不再纠结“装载亏空”这个问题了。


四、发展路径:托盘免费之日才是单元化物流兴起之时


如上所述的“三座大山”若能被攻破或跨越,如果托盘真的犹如集装箱、车辆一样,成为货物运输的必备工具,那么单元化物流必然流行。


未来的物流应用场景可能就是如下画面:托盘人制造了大量的标准托盘,以售卖或租赁的形式输送给物流人,物流人会将标准托盘事先配置给各个货主仓库,货主会以整托(或托盘上的整层货)下单给物流人,物流人开着车辆(满足带托运输的车辆,如飞翼车、侧帘车等)去货主仓库取货,现场全是叉车作业,无需太多装货等待即可携带托盘货离开货主仓库,该托盘货中途不拆托、不倒板,迅速收发、装卸,经多级中转直至交付给收货方,托盘在收货方处做即时交换处理或由托盘人或物流人后续上门回收,托盘再次回到公共流通体系,交由托盘人或物流人继续循环利用。


托盘贯穿在整个物流装卸、仓储、运输和末端配送的过程中,它在物流领域中就扮演着极其关键的作用。物流人一旦认同了,托盘人梦想就实现了,国家也高兴了,整个业界一片祥和之气。那么问题来了,托盘谁来买单?托盘服务如何计费?


托盘人其实又分为两个群体,一个专注于制造,一个专注于服务。专注于制造的托盘人未来只向两种人售卖其标准托盘,一是卖给物流人,一是卖给专注于服务的托盘人


所谓的托盘服务,是指围绕托盘动态流通所匹配的一切动作,比如托盘租赁、维修、送达、回收、更新和废弃处理等。


托盘服务的对象主要还是物流人,如果物流人租赁托盘人的托盘,那托盘人就为其提供相关的托盘服务,如果是购买托盘人的托盘,意味着就不需要托盘人提供额外服务,自己来干托盘流通之事,物流人的主业终归是服务好货主,它会告诉货主单位,托盘免费用,物流服务品质更好、效率更高,货主非常高兴,整个交易生态形成。


其实,托盘并非真正免费,因为托盘人要通过托盘变现(销售收入)或托盘服务变现(租金收入)来获取交易收益,但托盘会像车辆、仓库、叉车这些物流基础资源一样,成为组成物流服务产品的输入,而且这种输入让物流产品升级了,为货主降本增效了,因而变得更值钱了。托盘一旦对货主全面免费,单元化物流已经悄然兴起。


五、未来价值:非“平台式”开放,而是“供应链式”协同


在中国,“物流”这个词诞生于1979年,“供应链”(所谓的大物流)则起源于2000年,“物流平台”(亦可称之为互联网+物流)真正出现是2012年,“单元化物流”呢?如前文所讲,算作是2013年。所有的词汇和概念,当它没有通过实践场景运行并加以扩散与沉淀时,它总归是没有太多意义。


关于“物流平台”,笔者在《物流沙龙》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我国公路物流业态浅析——谈“平台”和“联盟”之困”,文中如此描述过:“所谓的平台模式是基于互联网模式下的提供多方连接,促进无边界互动,从而发生更简单、更直接的信息交换或产品服务交易的商业模式。开放性、互动性(或社交性)、交易性是平台模式的本质属性,任何一个无法形成无边界开放的或不具备社交性而无法让用户之间广泛互动的或不能形成有效且大量交易的商业模式均不能称为平台模式。”,物流平台在中国发展这几年,尚不能评论其成功与否,但似乎有偃旗息鼓之迹象,笔者觉得,物流平台始终是有物理边界的,资源是很容易形成饱和的,当它完成了初始资源的集聚后,它可能就会着力品牌化和自主化建设,最终走向中央集权式管理,它天生就无法具备互联网的彻底开放性。


关于“供应链”,教科书上一直传颂着一句话:未来不是企业与企业的竞争,而是供应链与供应链的竞争


国内实践发展十多年,鲜有成功的供应链公司,而当我们谈起沃尔玛、苹果、亚马逊这些公司时,大家普遍的认知是,他们的成功源于供应链的强大


在当前的中国,供应链似乎有一股“压抑太久,欲将出头”的气势,我们先要探究清楚,供应链到底是什么?供应链并没有物流平台来得那么猛烈,物流平台是借助于互联网技术,强势推进,侧重的是“资源整合”,而供应链更多是依托于既有的上下游商务关系,侧重的是“资源协同”。


在中国这样一种缺乏统一规则约束的物流产业结构里,或许以“王者之势”的整合方式比以“说客之法”的协同方式来得更快、更简单。只不过,泾渭已经分明,一者仅仅强调快速,另一者则立足于长远。


单元化物流,携托盘而来,贯穿于整个供应链上下游,是对供应链“大物流”模式的具象化体现,是供应链真正崛起的希望,是真正能落到实处的高效流通模式


通过单元化物流形态的推动,能在各个行业中、各个领域里、各种场景下形成信息层面和物理层面的“双向连接”局面,而托盘在其中扮演着关键作用,只因为托盘(本文所讲的托盘均指包括托盘在内的所有标准化物流载具)具有天然单元属性,它是运输装卸单元、是信息跟踪单元,也是物流结算单元和商品交易单元。


篇尾总结一下,其实“单元化物流”最大的障碍是“供应链协同”,而要做到“供应链协同”,可能就只有相互“妥协”,因为妥协才是和谐与成功的最高境界。


无论如何,单元化物流的未来已来。

— END —


收藏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更多+

广告位

联系我们
电话:020-3123 3303 / 18011917613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云城街机场路1438号正阳大厦1401
邮箱:mf@mfise.com
关注公众号
    摩方智享公众号二维码

摩方智能标准化托盘共享租赁平台 ( 粤ICP备17113684号 )